追蹤
碩士後研究札記
關於部落格
學海無涯,密網仍隙,特闢聯絡信箱 chensanli@gmail.com,歡迎學界惠賜意見給予指導建議,使學友彼此之間得以有機會促進智慧學識互惠交流。
  • 457651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勵志]旅人──湯川秀樹自述

 

[勵志]旅人──湯川秀樹自述








[勵志]旅人──湯川秀樹自述
 

「倚窗望比叡,油然憶故人。遊蹤所至,竟日愉悅。歸來猶念,夕照群山。」(湯川秀樹)

 

湯川是個極其偏好孤獨的傢伙,自述中他說:「在別人覺得我孤獨以前,我就是孤獨的」。開頭引的那首詩中,他想表達童年家中附近的比叡山,始終孤獨矗立著,就如同他自身的性格一般。多年以後再見到比叡山,依然覺得比叡山如此熟悉,反映了其自身孤獨與孑然的性情,即便到了中老年也並沒有改變。湯川的自述中,他十分仔細地、近乎平實地瀏覽自己五十幾年來經驗過的人事物,藉由自傳去體會活生生的生命如何發酵的過程。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018777

 

書名:旅人──湯川秀樹自述

 

作者:湯川秀樹/著 原文作者:湯川秀樹 譯者:陳寶蓮 出版社:遠流 出版日期:1990年5月

 

日本諾貝爾物理獎得主湯川秀樹,描述他27歲以前的人生。書卷的家世,內向的性格,求學的種種,

以及一生最重要的轉折--由地質學轉向物理學。全書以流暢的文筆,亳不誇張的敘述自己終生的志向,
平淡中現真情。


http://www.twwiki.com/wiki/%E6%B9%AF%E5%B7%9D%E7%A7%80%E6%A8%B9
 

湯川秀樹(1907~1981),日本物理學家,大阪大學哲學博士。1907年1月23日生於東京。歷任京都帝國大學教授。1948年赴美國任哥倫比亞大學教授,1955年回國。他從電磁理論得到啟發,於1935年提出了關於核子力的「介子理論」。現在一般認為4種相互作用都是湯川型相互作用,傳遞相互作用的粒子稱為規範子(後來楊振寧等發展了規範理論)。父小川琢治是京都大學地學教授。
1907年1月23日出生在東京的一個知識分子家庭。第二年,全家搬到京都。父小川琢治是京都大學地學教授,也是一位著名的地質學家和地理學家,而且興趣十分廣泛,愛好考古、書畫、刀劍、圍棋和中國文化,家中藏有豐富的書籍。生活在書香之家,湯川秀樹從小就喜愛圖書,養成了愛讀、多想、勤寫的好習慣。他的父親是個開明的人,不象其他日本家庭那樣硬要孩子遵命選擇職業,而是諄諄誘導湯川秀樹自己去抉擇未來。勤奮向上的湯川秀樹在他邁進大學的門檻時,決定專心致志地攻讀物理學,還特地選定了當時新興的量子物理學當作自己進擊的目標。那個時候,日本的科學還是很落後的,量子物理學更是一片空白。湯川秀樹的決定是十分大膽的,也是帶有風險的,但是他毫不畏懼,充滿信心地開始了對微觀世界的探索。他千方百計地搜集和購買各種關於量子物理的書刊,廣泛閱讀歐洲、美國的科學家們最新發表的論文,虛心拜一位有名的物理學教授為師。這樣,湯川秀樹在大學里打下了堅實的知識基礎。
 
1932年因入湯川家改姓湯川,並來到大阪,擔任帝國大學的講師,同時,繼續從事原子核結構的研究。他廢寢忘食地思索,患了輕微的失眠症,白天頭腦總是模模糊糊的,一到晚上又難以入眠,而且頭腦越來越清醒。他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對原子核結構的五花八門的想法便都浮現在腦海里。可是第二天,腦子昏昏沉沉,又什麼都忘得一乾二淨了。怎麼辦呢?湯川秀樹索性在枕頭旁邊準備好筆和本子,待思想的火花一出現,馬上抓住記下來。說也奇怪,他晚上以為想得很妙、很有價值,第二天一看筆記,卻毫無價值。經過無數次的失敗、艱辛的探求,他終於在1934年10月,發現了基本粒子的一個嶄新的天地?介子家庭,為量子物理學的發展作出了卓越的貢獻。
 
湯川秀樹是一位沒有到過歐美留學,而是在日本國土生土長起來的理論物理學家。湯川秀樹自謙地說:「我不是非凡的人,而是在深山叢林中尋找道路的人。」但是,他的成功告訴人們:在落後的條件下,勤奮探求,勇往直前,同樣可以到達光輝的頂點。他的成功,他的榮譽,成為激勵日本人民在戰後廢墟上進行建設的精神力量。


 

π介子圖
1935年,湯川秀樹提出「介子論」,對質子和中子的結合做了很圓滿的解釋。湯川秀樹假設質子和質子間,質子和中子間,中子和中子間,都另有一種交互吸引的作用力,在近距離時,遠比電荷間的庫侖作用力為強,但在稍大距離時即減弱為零,這種新作用稱為核子作用或強作用。它是由於交換一種粒子稱為介子而生的交互作用。
他說,質子(為費米子)和中子會扭曲周圍的空間(核力場),為了抵消此一扭曲,遂產生了虛介子(介子為玻色子),藉著介子的交換,質子和中子才能結合在一起.結合相對論和量子理論以質子和中子間新粒子的交換(介子叫「π介子」)描述原子核的交互作用,湯川秀樹推測粒子的質量(介子)大約是電子質量的200倍,這是原子核力介子理論的開端。質量為電子200倍的粒子在宇宙射線中被發現,那時物理學家最先想到的是,它就是湯川秀樹的π介子,後來才發現它是μ介子。
在大阪大學工作不久,在1935年湯川秀樹提出介子學說,以「基本粒子的相互作用」為題,發表了介子場論文。當時,量子電動力學正處於草創階段,人們已逐漸認識到,電磁相互作用可以看作是在荷電粒子之間交換光子,光子是電磁場的「量子」,它以光速運動因而靜質量為零。參照這一理論,湯川把核力設想為帶有勢函數U(x,y,z,t)的特定場中的相互作用,這種場導致所謂U量子,U量子是核強相互作用時交換的粒子,其靜質量約為電子的200倍(後來命名為「介子」),即質子和中子通過交換介子而相互轉化(《論基本粒子的相互作用》)。
 
他預言,作為核力及β衰變的媒介存在有新粒子即介子,還提出了核力場的方程和核力的勢,即湯川勢的表達式。按照這一理論,質子和中子通過介子可以帶正、負電荷或者是中性的,一個介子可以轉化為一個電子和不帶電的輕子(即中微子)。交換介子而互相轉化,核力是一種交換介子的相互作用。1937年C.D.安德森等在宇宙線中發現新的帶電粒子(后被認定為μ子)之後,經C.F.鮑威爾等人的研究,於1947年在宇宙射線中發現了另一種粒子,認定是湯川秀樹所預言的介子,被命名為π介子。由於在核力理論的基礎上預言介子的存在。
 
湯川秀樹和坂田昌一等人在1937年展開了介子場理論的研究。1947年提出了非定域場理論,試圖解決場的發散問題。在1953年9月在京都召開的國際理論物理學會上,湯川秀樹發表了非定域場的統一理論。

湯川喜歡沉思,不好交際,但思想上勇於探索,敢於提出創見。他的預言,正如狄拉克正電子預言一樣,顯示了理論偽巨大威力。湯川理論推動了介子物理學的發展。他的成就促成了日本物理學的發展。例如他1942年「論場論的基礎」一文啟發了朝永振一郎提出重正化理論。他領導的研究所成了生物物理學和宇宙學等新學科的中心。他還積极參加了反對核武器的世界和平運動。
 
1949年諾貝爾物理學獎授予湯川秀樹,以表彰他在核力的理論基礎上預言了介子的存在。他是第一個獲得諾貝爾獎的日本人。
 
湯川秀樹還篤好中國古籍,研讀過《莊子》,不僅在科普著作中常引用《莊子》的話,而且他的物理學理論研究,也有受《莊子》思想的啟發之處。
 
湯川秀樹說:「我之所以把莊子作為話題,是由於早在2300年前,莊子就已經洞察了現代人類狀況的這種不可思議的感覺」,特別是由於中國古代哲學思想已經以種種方式滲透在他的心中,並為他「作為科學家樹立個性起到了作用。」其著作有:《量子力學入門》、《基本粒子理論入門》、《旅人》等。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B1%A4%E5%B7%9D%E7%A7%80%E6%A0%91
 

湯川秀樹日語湯川 秀樹ゆかわ ひでき Yukawa Hideki ?,1907年1月23日-1981年9月8日),日本理論物理學家,出生於東京市

他投入研究位在原子核內部使質子中子結合的強交互作用,並在1935年發表推測其之間應有介子的存在。1947年,英國物理學家塞西爾·鮑威爾宇宙線中發現π介子,同時也證明了湯川的理論。因此,湯川在1949年獲頒諾貝爾物理學獎,成為首位獲得諾貝爾獎日本人

他也擔任母校京都大學大阪大學榮譽教授,也被授予文化勳章從二位勳一等旭日大綬章以及京都市榮譽市民的身分。
 

1907年,出生於東京府東京市麻布區市兵衛町(現今東京都港區六本木),是地質學家小川琢治和妻子小雪所生的的第三位男孩。

1908年,在誕生一年兩個月後,伴隨著父親琢治就任京都帝國大學教授,一家人搬遷往京都府京都市居住。因此,從一歲開始直到大學時期,雖然有時會前往大阪西宮研究,但是他大部分的人生幾乎都待在京都。湯川在自傳中也表示,他的記憶是從搬家至京都後才開始。[1]

母親家的祖父小川駒橘是前紀州藩武士,因此湯川家裡介紹祖先是「和歌山出身」,此外由於也與企業家松下幸之助出身同地,祖籍地有「松下幸之助誕生地」的石碑,上頭還有同鄉湯川本人的筆跡。

五、六歲左右,從祖父駒橘學習到四書。駒橘的漢學素養豐富,也對洋學頗有鑽研,甚至還會閱讀當時的泰晤士報[2]湯川也透露:「我不覺得這時候研讀漢書毫無用處。……雖然不明白其中的意義,但是從漢書中得到很大的收穫。在之後閱讀大人的艱深書籍時,不完全覺得想要抵抗,因為已經習慣了漢字。我習慣了令人畏懼的內容,僅僅依靠祖父的聲音來背誦,這也是為何我遇到未接觸的漢字卻認為很熟悉的事實。」[3]

1919年,進入京都府立京都第一中學校就讀。中學時期,湯川在班上並不起眼,被暱稱為「權兵衛」。[4]。此外,身心上不太理會別人,討厭的事情全都以「不說」一句解決,所以又被稱作是「Iwanchan」(言わん的日語讀音),不過曾經一段時間自己以為指的是托爾斯泰所著的短篇故事愚蠢的伊凡[5]湯川個性沉默的主因是父親「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的言語中表現出不受寵愛的態度,[5]而與其他兄弟能力也相形見絀,曾經一度打算放棄升上大學,轉而考慮改讀專門學校。[6]。京都一中的同期生裡有許多學者的的孩子,之後也同樣成為學者佔了不少數[7]。另外,1965年亦獲頒諾貝爾物理學獎朝永振一郎與湯川為一中的一年上、三高、京都帝國大學同期生。[8]

獲得諾貝爾獎

1929年,從京都帝國大學理學部物理學科畢業,轉任同大學玉城嘉十郎研究室的副手。1932年,成為京都帝國大學講師。1933年,於東北帝國大學召開的「日本數學物理學會年會」上與八木秀次理念契合,當時身為大阪帝國大學理學部物理學科(塩見理化學研究所)主任教授的八木便請託他兼任該校講師一職。

在1935年,他在《日本數學和物理學會雜誌》發表「關於基本粒子的相互作用」論文,解釋了原子核之內質子中子之間的相互作用,提出核子的介子理論並預言介子的存在。

1947年,英國的塞西爾·鮑威爾等人在宇宙射線中發現了π介子,證實了湯川的核子理論。湯川在1949年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而鮑威爾也在1950年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

除此之外,他還發表了多篇科學論文及講義,包括《量子力學入門》(1946年)及《基本粒子理論入門》(1948年)等著作。

經歷

  • 1907年 - 在東京出生。
  • 1929年 - (22歲) 京都帝國大學理學院畢業。
  • 1932年 - (25歲) 擔任京都帝國大學講師。與澄子結婚。
  • 1933年 - (26歲) 兼任大阪帝國大學講師。
  • 1935年 - (28歲) 發表「關於基本粒子的相互作用」論文,提出核子的介子理論並預言介子的存在。
  • 1936年 - (29歲) 擔任大阪帝國大學助理教授。
  • 1939年 - (32歲) 擔任京都帝國大學教授。
  • 1940年 - (33歲) 獲得日本學士院獎。
  • 1943年 - (36歲) 授獲文化勳章。
  • 1949年 - (42歲) 擔任哥倫比亞大學客席教授。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
  • 1953年 - (46歲) 擔任京都大學基礎物理學研究所首任所長  





http://blog.udn.com/ming3508/908943

 

略談諾貝爾獎物理學家湯川秀樹

 

文/ ming3508(阿ming) 2007/04/20

 

    楊振寧有一次在演講中特別提到日本物理學家湯川秀樹。湯川秀樹是日本第一個得到諾貝爾獎金的。他得諾貝爾獎金是 1948 年,1949  年楊振寧去了普林斯頓以後認識了湯川秀樹。

    楊振寧在芝加哥做研究生時,(那時研究生都很窮)。忽然發現報紙上有一個廣告,說有一個 Crossword Puzzle  (填字競賽),最高獎金可以得 5 萬塊美金。當時參加這種比賽的人多半是家庭主婦,楊振寧心想「我們要比這些家庭主婦本領大一點」,於是就和幾個學生報名參加。果然兩個月以後,主辦單位來信恭賀他們,他們的分數是最高的。可是,還有一組人跟他們的分數一樣高。所以必須要再來一個難度更大的填字謎以決最後的勝負。於是楊振寧他們又開始分工合作。楊振寧分到的工作是在 Webster大字典裡頭,找 5 個字母的字,把它們都列出來。結果他就晝夜不停地在圖書館裡查這個。一天,到了早上五六點鐘,累得不行了,他想回去睡一覺。走到門口,看到一份《紐約時報》。楊振寧就把報紙拿起來,坐在沙發上,打開看到醒目的標題「湯川秀樹得了今年的物理學 Nobel Prize 」。這一下,如醍醐灌頂,他問自己:「楊振寧,你現在在做什麼?」楊振寧後來得到諾貝爾獎跟這個刺激有關。

    1949 年,湯川秀樹榮獲諾貝爾物理學獎,成為日本歷史上第一個獲得諾貝爾獎的科學家。湯川秀樹是一位沒有到過歐美留學,而是在日本國土生土長起來的理論物理學家。湯川秀樹自謙地說:「我不是非凡的人,而是在深山叢林中尋找道路的人。」但是,他的成功告訴人們:在落後的條件下,勤奮探求,勇往直前,同樣可以到達光輝的頂點。他的成功,他的榮譽,成為激勵日本人民在戰後廢墟上進行建設的精神力量。

    湯川秀樹 1907 年 1 月 23 日生於東京,父親是一位地質學家,為京都大學教授。湯川秀樹原本姓小川,因入贅他妻子的家庭而改姓湯川。

    1919 年,秀樹進入京都第一初級中學,校長森外三郎是一開明、不保守的人,對秀樹日後的學習有很大的影響。上了初中,秀樹很快就對數學熱衷,尤其是幾何方面。幾何嚴密、清晰的結構深深地吸引他,使他沉醉於課本和參考書的習題中,可以一連幾個小時解幾何問題。另外,小學時期他還讀到一些老子、莊子的書。老莊的哲學和儒家思想不同,他們強調自然,而摒棄人文的粉飾。道家思想中的理性主義深深吸引秀樹,因為從小他就不喜歡不完整的思考方式。莊子是秀樹最喜歡的一本書,他熟讀再三。以後,老莊思想對他的人生觀、宇宙觀有著重大的影響,晚年他就常引用莊子的名言。在中學時期,父親還未能把握住他的個性,他總是沉默寡言,思緒未寧。有一段時間,父親甚至認為,也許工專比一般高中更適合秀樹。但母親和校長認為,由高中而大學才是秀樹應該接受的教育。秀樹的兄長們也都是這樣一路上來的,母親、校長很有信心,認為秀樹仍有天分未充分發揮,因此說服了他父親,秀樹因而步上了順應自己天性的方向。

    湯川秀樹在 1926 年進入京都大學,朝永振一郎(Sin-itiro Tomonaga)是他的同班同學,朝永在 1965 年得諾貝爾物理獎。這是很稀罕的特例,兩個同班同學先後在基本粒子方面,得到諾貝爾獎。京都大學的風氣很開放,學生可以自由選課,必修課的限制很鬆。秀樹選了很多數學方面的課程,和一般物理系學生所選的課程不同。當時在日本,還沒有一所大學能開出在歐洲已廣被接受的早期量子論。量子力學的發展對湯川秀樹的震憾,是來自大學課程之外。有一次是在京都大學內的演講,講題是「物理的過去和現在」,由東京大學教授長岡半太郎(Hantaro Nagaoka)主講,長岡是日本做原子結構方面聞名的物理學家。講題主要是關於蒲朗克 1900 年量子論以後二十年的物理發展。秀樹已約略可猜到舊量子物理可能會有的改變。另外一次是波恩的「原子動力的問題」一書,是當時最新的書,陳述了新量子論的快速發展,以及相關方面的綜合檢討。秀樹對這新理論雖然不能全部瞭解,但十分入迷。

     1926 年,薛丁格波動力學的提出,震驚了全世界的物理學家。消息很快地也傳到了日本,秀樹感覺到自己正處在物理的革命時期。在大二那年,整天就待在系圖書館內,蒐集、研讀物理期刊內有關新量子力學的部分(當時主要為德文期刊)。本來他打算讀遍這方面的文章,但一方面,這不是一個大二學生程度所能勝任;另一方面,討論新發展物理的文章,實在是太多了。所以在茫然不著頭緒的情況下,他決定不再嚙啃這些川流彙集的文章,而決定只專心的精讀薛丁格的文章。由大二到大三上學期,這一年半期間,秀樹整個人被薛丁格吸引住了。

    1929 年 3 月秀樹畢業於京都大學物理系,然後留在玉城研究室任無薪助教。1932年任京都大學講師,1933 - 1939 年在大阪大學任教,研究原子核和量子場論,隨即以湯川為中心在大阪大學形成了一個非常活躍的理論物理學家組成的學派。他和詈田昌一等人在 1937 年展開了介子場理論的研究。

    1945 年大戰結束,介子物理開始了它的新紀元。1947 年,鮑威爾(C. F. Powell)證實了在宇宙射線中,確有兩種介子存在。其中較重的一個(p 介子),和核成子有強交互作用,並且會蛻變成較輕的另一個介子(渺子);渺子和核成子及輕子間則只有弱作用,這些完全符合秀樹他們提出的「兩種介子」理論。1948 年,也由加速器打出了介子;後來,也在宇宙射線中發現了中性介子及其 r 蛻變的性質。至此介子理論的基本結構終於完全被證實了。

    1947 年秀樹提出了非局域場理論(non-local field theory),試圖解決場的發散問題。在 1953 年 9 月在京都召開國際理論物理學會上,湯川秀樹發表了非局域場的統一理論。他從 1946 年起主編英文雜誌《理論物理學進展》,向國外介紹日本理論物理學的研究成果。這本雜誌在理論物理學界中有很重要的地位。

    湯川秀樹啟蒙於《論語》、《孟子》、《老子》、《莊子》。他最愛《莊子》是因《莊子》使他開竅。「一天,我正在思考基本粒子時,忽然想起莊子一段話,『南海之帝為倏,北海之帝為忽,中央之帝為混沌,倏與忽時相遇於混沌之地……』『倏』與『忽』如兩個粒子相遇於混沌之地,是粒子對撞嗎?『混沌』是更基本的粒子構造嗎?」由是,《莊子》確定了湯川秀樹的「介子」理論。湯川秀樹所著 11 種著作中,3 本物理,8 本哲學。他的哲學思想基於中國古代哲學。其中一本書開篇即引《莊子》語「判天地之美,析萬物之理」。他評說《莊子》「文中有嚴厲的真理」。他承認:「中國傳統文化給了我作為一個科學家的思維和個性。」另一感悟,「科學、哲學間存在『高度的統一』。」

    黃昏已至,童猶不歸,

    紙上觀戲,時日已遠。

    寫的是他在京大研究生時代,有天坐在大學研究所的椅上,一個人靜靜地感受黃昏正以貓的輕盈腳步,悄然掩至窗畔的氣息。「研究室房間有點變冷了,好像也起風了,映在窗玻璃上的樹影飛舞不息。我眼底浮現那些在大學的歸途中,不時四處張望的一群少年身影,那是在晚風呼嘯而過的街角,是在寂寥而狹小的神社鳥居下……。」

    湯川秀樹回憶幼年讀經「真是不懂,但在不知不覺間竟無師自通了」。

    秀樹覺得 30 年代以後的核物理學漸漸依賴於大型加速器和高等數學,人們似乎已經喪失了想像、直覺和預言的能力,多麼讓人遺憾!如果說愛因斯坦以相對論打破了人們過去的時空直覺,但建立起一種新的直覺取而代之,那麼理論物理學的新發展在抽像的方向上已經走得越來越遠。年輕的物理學家們也許不關心函數背後基本粒子的體質和心情了,就像惠子不關心「魚之樂」,子非魚呀。

    在科學思維的直覺與想像領域,湯川秀樹找到了文學和科學互通的地下根繫。他總結物理學發展遵循直覺–抽像–直覺–抽像的螺旋上升道路,他認為創造性與想像、直覺、類比關繫曖昧、親密。他喜歡將《莊子》《源氏物語》中的世界與科學的世界、現實的世界進行類比。

    秀樹感受到,《源氏物語》中一切的事物、人物都「在一種朦矓的光輝中運動著,慢慢地晃動著」,有時一道強光投射在其中一個人物的情感上,使得他的情感變化浮現出來,不過人物和事物的輪廓與細緻線條始終是模糊的不存在的–––在現實和其他的學作品中,我們多半對人物的外貌都有一個清晰的概念,而對人物的內心深處卻不清楚,但在《源氏物語》中亮處和暗處的關繫正好相反。這種明暗顛倒創造的幻美的世界深深吸引了湯川。

    他發現,現代科學的世界和《源氏物語》的世界在明暗的表現方面是相反的,其間又存在微妙聯繫和轉化的可能,猶如正片和負片。現代科學追求精確性,以最大限度地說明物質存在,但在每一處明晰之外總存在著一種新的模糊性,猶如燈光到處陰影跟隨。憂鬱的悲觀主義者湯川秀樹說,能夠隨心所欲地出入這兩個世界間,是作為人活著的一個樂趣。

    湯川秀樹的世界多半更接近《莊子》和《源氏物語》。一個敏感孤獨沉默的人,他靠近自己的內心生活。「一個人在鏡中看到的自己的臉,也就是別人看到的那張臉,但當他自己揭示出別人所看不到的內心世界時,聽者可能會感到意外」,「我總是在表達自己的看法時感到困難,同時我傾向於主觀地看待問題,倘使我努力作到客觀些,那麼我可能會背叛自己」,這些都是《旅人》中的話。

 

湯川秀樹的世界

 

文/劉縣書

 

1941-1943年間的某一個黃昏,一列短程火車從日本京都緩緩開出,車廂裡一位沉默、戴眼鏡的中年男子閉目養神,過了一會兒便攤開一本厚厚的書專心讀起來:“ 經過中川近旁,便看見一座小小的邸宅,庭中樹木頗有雅趣。但聞裡面傳出音色美好的箏與和琴的合奏聲,彈得幽艷動人,源氏公子聽賞了一會兒。車子離門甚近,他便從車中探出頭來,向門內張望。庭中高大的桂花樹順風飄過 氣來,令人聯想賀茂祭時節。看到四周一帶的風物,他便憶起這是以前曾經歡度一宵的人家,不禁心動 ”(引自《源氏物語》)如此優美純淨的文字。窗外現實的風景瘋狂掠過,中年男子厭惡地瞥了一眼,埋頭繼續沉浸在小說中。1000年前的弱女子紫式部,憑怎樣的天纔用筆創造了一個獨特的世界?這是他始終在心中喟嘆的問題。這個外表嚴肅、蒼白的男子叫湯川秀樹,是京都大學的物理學教授,他正在下班回家的路途上。幾年前(1934年)他開創性地提出一種新的基本粒子–––介子的理論,幾年後(1949年)他將憑這一貢獻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無疑,他是一個稱職的物理學教授,但他確實非常喜歡閱讀文學和哲學作品。不僅是本國古典文學的作品,現代的和西方的作家他也讀了不少,而且他從小誦讀中國的《論語》《大學》《孟子》等經典,從中學開始讀《水滸傳》《三國志》《老子》《莊子》等,中年之後湯川秀樹更對老子、莊子的著述情有獨鐘。這位物理學家對於文學、哲學常有自己的獨到看法。《創造力與直覺》的副題是“一個物理學家對於東西方的考察”,裡頭到處是湯川關於東西方、關於人文與科學的妙語。他把儒家的思想比作人生的中年,老莊則是無比通透圓熟的老人,但莊子的浪漫和奇異是東方獨有的,墨子的思想比較年輕,也與西方的精神更接近些。不可思議的是,2000多年前老子似乎便預見了近現代科學的發展帶來的後果,揭示出人的渺小,“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湯川秀樹喜歡老子“小國寡民”的理想–––他基本上是一個內向孤僻的人,對社交恐懼。也許世界上他最喜歡的書是《莊子》。從《莊子》中湯川秀樹讀出對基本粒子世界的許多天纔般的暗示:“南海之帝為倏,北海之帝為忽,中央之帝為渾沌。倏與忽時相與遇於渾沌之地,渾沌待之甚善。倏與忽謀報渾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竅以視聽食息。此獨無有,嘗試鑿之。’日鑿一竅,七日而渾沌死。”(《莊子‧內篇》)難道“倏”與“忽”像兩種基本粒子,“相與遇於渾沌之地”儼然是粒子對撞?而“渾沌”可能是我苦苦追尋的更基本的粒子構造?湯川秀樹這樣想。湯川覺得30年代以後的核物理學漸漸依賴於大型加速器和高等數學,人們似乎已經喪失了想像、直覺和預言的能力,多麼讓人遺憾!如果說愛因斯坦以相對論打破了人們過去的時空直覺,但建立起一種新的直覺取而代之,那麼理論物理學的新發展在抽像的方向上已經走得越來越遠。年輕的物理學家們也許不關心函數背後基本粒子的體質和心情了,就像惠子不關心“魚之樂”,子非魚呀。在科學思維的直覺與想像領域,湯川秀樹找到了文學和科學互通的地下根繫。他總結物理學發展遵循直覺–抽像–直覺–抽像的螺旋上升道路,他認為創造性與想像、直覺、類比關繫曖昧、親密。他喜歡將《莊子》《源氏物語》中的世界與科學的世界、現實的世界進行類比。湯川感受到,《源氏物語》中一切的事物、人物都“在一種朦矓的光輝中運動著,慢慢地晃動著”,有時一道強光投射在其中一個人物的情感上,使得他的情感變化浮現出來,不過人物和事物的輪廓與細致線條始終是模糊的不存在的–––在現實和其他的文學作品中,我們多半對人物的外貌都有一個清晰的概念,而對人物的內心深處卻不清楚,但在《源氏物語》中亮處和暗處的關繫正好相反。這種明暗顛倒創造的幻美的世界深深吸引了湯川。他發現,現代科學的世界和《源氏物語》的世界在明暗的表現方面是相反的,其間又存在微妙聯繫和轉化的可能,猶如正片和負片。現代科學追求精確性,以最大限度地說明物質存在,但在每一處明晰之外總存在著一種新的模糊性,猶如燈光到處陰影跟隨。憂郁的悲觀主義者湯川秀樹說,能夠隨心所欲地出入這兩個世界間,是作為人活著的一個樂趣。湯川秀樹的世界多半更接近《莊子》和《源氏物語》。一個敏感孤獨沉默的人,他靠近自己的內心生活。“一個人在鏡中看到的自己的臉,也就是別人看到的那張臉,但當他自己揭示出別人所看不到的內心世界時,聽者可能會感到意外”,“我總是在表達自己的看法時感到困難,同時我傾向於主觀地看待問題,倘使我努力作到客觀些,那麼我可能會背叛自己”,這些都是《旅人》中的話。但湯川秀樹畢竟是一個物理學家,是獲得諾貝爾獎的舉足輕重的物理學家,而且其全部教育和重要的科研工作都是在日本國內完成(他根本不喜歡物質上的旅行和出國)–––這樣一個人的內心世界當然值得我們體會。用湯川自己的話形容,《旅人》像一道探照的強光打在他的世界上,雖然這本書隻寫到他27歲的生活–––燈光一晃而過,湯川秀樹繼續獃在他習慣的黑暗中。“小川秀樹於1907年生於當時東京麻布區市兵衛街。每逢春天,家裡就充滿了梅花的 味。”(《創造力與直覺》《旅人–––一個物理學家的回憶》湯川秀樹著 河北科學技術出版社2000年9月)

 

 

諾貝爾獎官方網站關於湯川秀樹簡介

http://www.nobel.se/physics/laureates/1949/yukawa-bio.html

 

The Nobel Prize in Physics 1949Hideki Yukawa

 

Hideki Yukawa was born in Tokyo, Japan, on 23rd January, 1907, the third son of Takuji Ogawa, who later became Professor of Geology at Kyoto University. The future Laureate was brought up in Kyoto and graduated from the local university in 1929. Since that time he has been engaged on investigations in theoretical physics, particularly in the theory of elementary particles.

Between 1932 and 1939 he was a lecturer at the Kyoto University and lecturer and Assistant Professor at the Osaka University. Yukawa gained the D.Sc. degree in 1938 and from the following year he has been, and still is, Professor of Theoretical Physics at Kyoto University. While at Osaka University, in 1935, he published a paper entitled "On the Interaction of Elementary Particles. I." (Proc. Phys.-Math. Soc. Japan, 17, p. 48), in which he proposed a new field theory of nuclear forces and predicted the existence of the meson. Encouraged by the discovery by American physicists of one type of meson in cosmic rays, in 1937, he devoted himself to the development of the meson theory, on the basis of his original idea. Since 1947 he has been working mainly on the general theory of elementary particles in connection with the concept of the "non-local" field.

Yukawa was invited as Visiting Professor to the Institute for Advanced Study at Princeton, U.S.A., in 1948, and since July, 1949 he has been Visiting Professor at Columbia University, New York City.

The learned societies of his native land have recognised his ability and he is a member of the Japan Academy, the Physical Society and the Science Council of Japan, and is Emeritus Professor of Osaka University. As Director of the Research Institute for Fundamental Physics in Kyoto University he has his office in the Yukawa Hall, which is named after him. He is also a Foreign Associate of the American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and a Fellow of the American Physical Society.

The Imperial Prize of the Japan Academy was awarded to Yukawa in 1940; he received the Decoration of Cultural Merit in 1943, and the crowning award, the Nobel Prize for Physics, in 1949.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