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碩士後研究札記
關於部落格
學海無涯,密網仍隙,特闢聯絡信箱 chensanli@gmail.com,歡迎學界惠賜意見給予指導建議,使學友彼此之間得以有機會促進智慧學識互惠交流。
  • 445578

    累積人氣

  • 27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幼學瓊林

幼學瓊林


http://www.dfg.cn/big5/chengjing/jxkch/yxql.htm

http://www.dfg.cn/big5/chengjing/xzzhq/wenzi/wenzi.htm



卷一
天文
 
  混沌初開,乾坤始奠;氣之輕清而上浮者爲天,氣之重濁而下凝者爲地。
日月五星,謂之七政;天地與人,謂之三才。
日爲衆陽之宗,月乃太陰之象。
  虹名螮蝀,乃天地之淫氣;月著蟾蜍,乃皓魄之精華。
  風欲起而石燕飛,天將雨而商羊舞。
旋風名爲羊角,閃電號曰雷鞭;青女是霜之神,素娥即月之號。
雷部至捷之鬼曰律,雷部推車之女曰阿香。
風師係是屏,雪神號爲滕六。豐隆謝仙,俱掌雷火;飛廉少女,悉是風神。
  列缺乃電之光,望舒是月之。甘霖豐澤、俱指時雨;玄穹彼蒼,總稱上天。
  雪飛六出,預兆年豐;日上三竿,乃時晏。
  蜀犬吠日,比人識見甚疏;吳牛喘月,嘲人畏懼太過。
望切有若雲霓,恩深莫如雨露;參商二星,每出沒不相見;牛女兩宿,惟七夕一相逢。
羿妻奔於月窟,號爲姮娥;傅說死後精神,託於箕尾。
  戴月披星,謂奔馳於蚤夜;櫛風沐雨,謂勞苦於風塵。
  事非著意,譬如雲出無心;恩可遍施,乃謂陽春有腳。
  餽物致敬,敢效獻曝之忱;託人轉移,全賴回天之力。
  感救援之恩曰再造,頌覆庇之德曰二天;勢易盡者若冰山,事相懸者如天壤。
  晨星謂賢人寥落,雷同謂言語相符。心多過慮,何異杞人憂天;事不量力,奚殊父逐日。
  趙盾如夏日之可畏,趙衰如冬日之可愛。
  齊婦含冤,三年不雨;鄒衍下獄,六月飛霜。親仇不共戴天,子道須當愛日。
  盛世黎民,嬉遊於光天化日之下;太平天子,致召夫景星慶雲之祥。
  夏時神禹在位,上天雨金;春秋孝經既成,赤虹化玉。
  箕風畢雨,比庶民之願欲不同;風虎雲龍,擬諸臣之會合不偶。
雨暘時若,係是休徵;天地泰交,斯稱盛世。
 
輿
 
黃帝畫野,始分都邑;夏禹治水,初奠山川。
宇宙之江山不改,古今之稱謂各殊。
  北京原屬幽燕,金臺乃其異號;南都本爲建業,金陵又是別名。
  浙江係武林之區,原爲越國;江西是豫章之地,又號吳皋。
  福建省隸七閩,湖廣地名三楚。東魯西魯,即山東山西之分;東粵西粵,爲廣東廣西之域。
  河南在華夏之中,故曰中州;陝西即長安之地,原爲秦境。
四川古稱蜀國,雲南漢置池;貴州僻處蠻方,荒服舊爲黔地。
東嶽泰山,西嶽華山,南嶽衡山,北嶽恆山,中嶽嵩山,此之謂五嶽;饒之鄱陽,湘之青草,巴之洞庭,潤之丹陽,蘇之太湖,此之謂五湖。
  金城湯池,謂疆圉之鞏固;河山帶礪,實封建之誓盟。
  帝都曰京師,故曰梓
  蓬萊弱水,非飛仙不可渡;十洲三島,惟眞修乃可居。
  滄海桑田,世代之更變;河清海晏,兆寰宇之昇平。
  水神曰馮夷,又曰陽侯;火神曰祝融,又曰回祿;海神曰海若,海眼曰尾閭。
  望人包容曰海涵;謝人賙恤曰河潤。
  無繫累者,江湖散人;負豪氣者,湖海之士。
  問舍求田,原無大志;經天緯地,方是奇才。空中起釁,謂之平地風波;獨立不移,謂之中流砥柱。
黑子彈丸,渺小之邑;咽喉右臂,要害之區。
獨力難持,一木焉能支大廈;英雄自恃,丸泥可以封函關。
  事先敗而後成,曰失之東隅,收之桑榆;事垂成而中止,曰爲山九仞,功虧一簣。
  以蠡測海,喻人之見小;精衛銜石,比人之徒勞。跋涉謂行路艱難,康莊謂道途平坦。
  瘠土曰不毛之地,沃壤曰膏腴之田。得物無用,如獲石田;爲學有成,已登道岸。
  淄澠之滋味可辨,涇渭之清濁當分;泌水樂飢,隱居不仕;東山高臥,清節可風。
  聖人出而黃河清,太守廉而越石見。
  醇俗曰仁,惡俗曰互名勝母,曾子不入;邑號朝歌,墨子回車。
  擊壤而嬉,上世之黎民自得;讓畔而耕,西周之百姓相推。
  長房有地之方,始皇有鞭石之法。
  堯有九年之水患,湯有七年之旱災。
  商君不仁而阡陌開,夏王無道而伊洛竭。
  路不拾遺,由在上之有善政;海不揚波,知中國之有聖人。
 
時序
 
爆竹一聲除舊,桃符萬戶更新。
  履端爲首;人日是靈辰。獻椒花頌,爲祝遐齡;飲屠蘇酒,可除疫癘。
  新正曰首春,去年曰客歲。火樹銀花合,言燈之輝煌;星橋鐵鎖開,謂金吾之放夜。
  二月朔爲中和,三月三爲上巳辰; 冬至百六是清明,立春五戊爲春社;寒食是清明前一日,初伏是夏至第三庚。
  孟夏乃爲麥秋,端午是爲蒲。六月六日,名天貺;五月五日,序屆天中。
  競渡端陽,弔屈原之水;登高重九,效桓景之避災。
  二社燕雞豚,群飲治聾之酒;七夕會牛女,家穿乞巧之鍼。
  月朗中秋,唐帝神遊於月府;風高九月,孟生落帽於龍山。
漢人祭曰臘,故稱十二月爲臘;秦皇諱曰政,故讀春正月爲正。
東方曰大皞,乘震而司春,故春曰青帝;南方曰炎帝,居離而司夏,故夏曰赤帝;西方曰少皞,當兌而司秋,故秋曰白帝;北方曰顓頊,乘坎而司冬,故冬曰黑帝;中央屬土,黃帝乘權。
  夏至一陰生,天時漸短;冬至一陽生,日晷初長。
冬至而葭灰飛,立秋而梧葉落。月光都盡曰晦,月光復蘇曰朔,半圓半缺曰弦,月與日對曰望。初一爲死魄,初二旁死魄,初三哉生明,十六哉生魄。
  翌日詰朝,皆言明日;吉時穀旦,悉是良辰。
  片晌即片時,日曛乃日暮。疇昔曩者,俱前日之稱;昧爽黎明,皆將曙之謂。
  月分三澣,學足三餘;以術愚人,朝三暮四;爲學求益,日就月將。
  焚膏繼晷,日夜辛勤;俾晝作夜,晨昏顚倒。 
  自愧無成,曰虛延歲月;與人偶語,曰少敘寒暄。
  到處人情冷暖;從來世態炎凉;衰周無寒歲,暴秦無燠年。
  泰階平曰太平,時序和曰玉燭歲歉曰饑饉之歲,年豐曰大有之年。
唐世凶年,醉人爲瑞;梁時儉歲,野莩堪憐。
豐年玉,荒年穀,言人品之可珍;薪如桂,食如玉,言物用之騰貴。
  春祈秋報,農父之常規;夜寐夙興,士人之勤事。
  韶華不再,學者惟當惜陰;日月其除,志士正宜待旦。
 
統系
 
盤古首出世,天地初分;天皇澹泊無爲,干支始建。
地皇定三辰以分晝夜;人皇掌九區以奠山川。
有巢構木爲巢,而民知居處;燧人鑽木取火,而民知飲食。
  伏羲畫八卦以開文教,作六書以代結繩,甲曆姓氏,人事漸繁;神農樹五穀以資民生,嘗百草以療民疾,農事方書,制度乃備。
  粵惟有熊,自少典;外治兵,內修德,開征誅弔伐之先;明律曆,制冕裳,肇禮樂文章之祖;得六相而天地治,畫九野而政教敷。
  金天爲軒轅之子,顓頊乃黃帝之孫帝嚳之祖曰少昊,陶唐之父曰高辛。
聖聖傳流,賢賢繼統,稱元建國,惟唐及虞。
仁如天,智如神,放勳之德,民無能名解民慍,阜民財,重華之德,人莫能及。
  夏家天下而代虞,受禪成功曰禹;商王拯生民而伐夏,除暴去虐曰湯。
桀紂異世,同稱暴君;文武相承,均推聖主。
卜世三十,卜年七百,周過其曆而日衰;春秋五霸,戰國七雄,秦併其地而漸促。
  赤帝子誅白帝子,漢祖興劉;假皇帝逼皇帝,新莽篡漢。
  白水人實開東漢;中山帝胄爰霸西川。
  典午竊當塗之緒,金牛承石馬之宗;五姓據中華而擾晉,六朝依江左而終陳。
  元魏迅掃群邦,北伐齊而西授周;宇文兼併高氏,得之元而失之楊。
  隋帝弑父篡位,身喪國亡;唐宗劫父稱兵,逆取順守。
  惜夫牝艶妃,亂之於中;悲哉宦官方鎮,擾之於末。
  紛紛五季,八姓十三君;莽莽群雄,九州數十主。
  若度德而度義,果孰是而孰非?宋祖翦諸兇而獨秉乾綱;太宗承兄業而懋膺大寶。
  汴梁九帝,爲遼之兄,爲夏之父;臨安九君,爲金之姪,爲元之俘
  徽欽二宗,蒙塵於北,益廣二主,行遯於南。
  有元起自北方,上世號爲蒙古;自世祖之混一,迄順帝之淪亡,數幾百年,代凡十易。
  太祖奮迹濠滁,實開南國;燕王興師靖難,定鼎北平。
  逮夫明季之頽靡,爰有思宗之殉烈;儲君不能效靈武之蹟,諸藩不能繼江表之
  滿族入關,旗兵制勝。
  有聖祖高宗之盛治,有教匪髮之奇氛。
  曾左雖號中興,華洋漸開兵釁。
  以攝政始,以攝政終總是宮闈之失德由竊位興,由遜位廢,未聞忠烈之捐軀。
  十二帝歸結清廷,三百年略如明祚。
  辛亥革命,民國肇興;專制推翻,共和成立。
  袁氏以稱帝而即蹶,張勳欲復辟而未成。軍閥跋扈飛揚,政客甚囂塵上。
  全國統一,端賴北伐之成功;舉世和平,庶遂大同之願望。
 
朝廷
 
三皇爲皇,五帝爲帝;尚德者王,尚力者霸;天子萬邦之主,諸侯列國之君。
  五帝官天下,以位讓賢;三王家天下,以位傳子。
  陛下天子之尊稱,殿下藩王之懿號;新主登極曰龍飛,群臣覲君曰虎拜。
  皇帝之言曰綸音,皇后之命曰懿旨。椒房是妃所居,楓宸乃君王所蒞。天子尊崇,故稱元首,臣鄰輔弼,故喻股肱。
  麟之趾,龍之種,俱譽宗藩;邦之貞,國之貳,皆稱太子;建儲位,立青宮,傳國寶,稱玉璽。宗室之派,演於天潢;帝胄之譜,名爲玉牒。前星耀采,共祝千秋;嵩嶽效靈,三呼萬歲。
  聖主德配昊天,遂動華封之祝;帝子覃恩少海,爰興樂府之歌;尊帝父曰:太上逍遙,頌國母曰:女中堯舜。
  神器大寶,皆言帝位;淑妃貴嬪,總是宮娥帝女乃公侯主婚,故有公主之稱;帝婿非正駕之車,故有駙馬之職。
縣主、君,侈言宗女之貴;儀賓、郡馬,艶稱戚之榮;試觀人世繁華,誰似皇家富貴。
 
相猷
 
有道之世,元首明而股肱良;盛德之君,輔弼周而疑丞備。
  燧人四佐,結繩之政聿興;黃帝六相,垂裳之化乃著;五臣佐舜,而懷襄之害消;十亂興周,而弔伐之功遂
  聘伊尹於莘野,除暴救民;求傳說於巖阿,中興致治。周公、召公、夾輔王朝;吉甫、方叔,並爲元老
  管、晏建霸顯之勳,僑、肸推邦家之選。蕭、曹以運籌匡贊,開炎漢之先;房、杜以碩畫訏謨,盛唐之業。
  武侯輔漢於蜀,梁公反周爲唐,是旋乾轉坤之手;汾陽恢復二京,西平重安九廟,洵補天浴日之功。
  姚宋同心輔政,故開元之治,比於貞觀;趙張戮力匡君,故紹興之治,幾於元祐。
  尚文尚儉,唐有張燕公、杜魏侯;大忠大雅,宋有寇忠、王文正。
  申屠嘉之與王商,想西京之威重;謝安石之與王導,具江左之風流。
  石慶數馬,寅畏小心;丙吉問牛,調燮大體。公孫弘以儒術佐漢,李衛公以謀略興唐。
  一清一寧,王戎簡要而能言:十漸十思,魏徵嫵媚而善諫。
  安用三寸毛錐,桑維翰指麾定亂;只須半部論語,趙韓王經濟守城。
  李沆持衡,貴戚不夤緣而拜臺席;司馬秉軸,遼人戒生事以擾邊疆。
  至於父子登庸,則伊尹之子伊陟,巫咸之子巫賢,韋賢之子韋玄成,李吉甫之子李德裕;兄弟濟美,則王祥之弟王覽,卞粹之弟卞純,崔陵之弟崔仲文,曾布之弟曾肇。
  三世爲相,則張嘉貞之若子若孫也,呂公著之乃祖乃父也;四世爲相,則弘農之有楊震也,汝南之有袁安也。
一十二、二十四,秦甘羅、漢鄧禹,何其少也;八十二,九十一,張柬之、文彥博,不亦晚乎。四朝元宰,裴晉公莫與京焉;長樂老敘,馮可道何足觀也。

 
卷二
將略
 
治世以文,弼亮之臣攸賴;戡亂以武,熊羆之士宜先。
起、、頗、牧、秦趙之城;衛、霍、英、彭,炎劉之上將。
太公黃鉞白旄以董六師,武侯葛巾羽扇而臨大敵,將在謀而不在勇;曹公渡江八十萬,敗於周瑜,先主連營七百里,破於陸遜,兵在精而不在多。
熾牛尾以衝燕,竊虎符而救趙,爲轟雷掣電之師;雅歌投壺以臨戎,輕裘緩帶而拒敵,乃靜雍容之將。
韓信囊沙以破楚,鄧艾踰崖以襲蜀,孫臏收減竈之功,馬援定聚米之策,此多算而勝之驗也;飛將軍一見而魂銷,眞天威七擒而心服,郝玭怖小兒之啼,石虔愈病夫之瘧,此威名素著之徵也。至於濟河焚舟,誓死不回而報晉;臥薪嘗膽,深謀積慮以平吳。
鳴琴擁篲,無兵而示以莫測;唱籌量沙,不足而見其有餘。
班定遠三十六人,收西域五十餘國,不費粟以成功,實建不世之業;曹武惠二十萬衆,下江南四十餘州,不殺一人而定國,乃稱王者之師。
是以信陵歸魏,强秦不敢加兵,樂毅去燕,全齊得而復失;每覘俊傑之行藏,可邦家之貞悔。
 
科第
 
士人入泮曰采芹,舉子登科曰釋褐;賓興爲大比之年,賢書即試之錄。
鏖戰棘闈,青錢中選;榮膺鶚薦,席帽離身。
鹿鳴以榮文榜,鷹揚以耀武科。文章中式,望朱衣之點頭;經術既明,取青紫如拾芥。
宴罷曲江,快紅綾之賜餅;名登天府,羨柳汁之染衣。
特拔謂之出頭地,崛起謂之破天荒;中狀謂之占鼇頭,發解謂之魁虎榜。
賜宴瓊林,宋朝盛典;探花杏苑,唐世殊恩。主司稱爲座主,衣鉢相傳;同榜皆是同年,姑蘇大會。
貢籍見遺,龍門點額;公車獲雋,雁塔題名。金殿唱第曰傳臚,會放榜曰撤棘。
攀仙桂、步青雲,皆言及第;紅勒帛、孫山外,總是無名。
詩美作人,程試即薪槱之典;易推連茹,進賢乃彙征之途。入彀英雄,喜羅多士;滿城桃李,賀得門生。
慰人之下第,則曰賺了英雄;憐士之無依,亦傍誰門戶。雖然有志者事竟成,竚有榮華之日;信乎成丹者火候到,莫辭烹煉之功。
 
文階
 
聖主有出震向離之象,大臣有扶天捧日之功;公孤位比三台,郎官序應列宿。
宰相爵居鼎鉉,選曹職掌銓衡。
曰天官,曰地官,曰春官,曰夏官,曰秋官,曰冬官,六部寮寀之通稱;曰冢宰,曰司徒,曰宗伯,曰司馬,曰司寇,曰司空,尚書侍郎之總號。
柏府烏臺,推崇都憲;鳳池薇省,贊美詞林。皇華以譽行人,司成以尊祭酒。
內而科道,總稱柱後惠文;外而督撫,並號中丞開府。
方伯藩侯,布政參議之職;臬司廉憲,提刑按察之名。學政號曰文衡,鹽法稱爲鹺憲。
郡侯刺史,太守名尊;別駕治中,府寮望重。州牧邑長,乃知州知縣之號;貳尹少府,即縣丞縣尉之稱。
仕宦俗號紳,農官古稱田畯。鈞座台臺,皆推顯宦;憲轅虎幄,並譽尊僚。
初官曰筮仕,蒞任曰下車;任滿曰及瓜,歸田曰解組。
秩官既分九品,命婦亦有七階。婦人受封曰金花誥,中書詔敕曰紫泥封。
唐帝以金甌覆宰相之名,宋主以美珠箝諫臣之口。金馬玉堂,群羨翰林聲價,朱輜皂蓋,爭看郡守威儀。
八座皆紫閣明公,五馬即黃堂太守。代天巡狩,直指通稱;指日高陞,官僚美譽。
藩垣屏翰,有侯伯之尊;墨綬銅章,乃子男之列。太監掌宮門之禁令,故曰閹宦;朝臣皆搢笏於紳間,故曰搢紳。
樹愛甘棠,召伯化行於南國;碑名墮淚,羊公澤被於襄陽。魚頭贊魯直之棱,伴食嘲盧相之緘默。
王德用稱黑王相公,趙清獻號鐵面史。劉守愛民,蒲鞭示辱;羊君潔己,官署懸魚。
直言不諱,何殊鳴鳳朝陽;彈劾無私,未許豺狼當道。
鄧侯政美,挽之不留;謝性貪,推之不去。蜀郡民歌五袴,漁陽麥秀兩歧。
魯恭三異,中牟桑下有雉馴;郭伋重來,幷境兒童迎竹馬。鮮乃一路福星,司馬是萬家生佛。鸞鳳不棲枳棘,主簿快覩仇香;河陽遍種桃花,縣令欣逢潘岳。
劉昆宰江陵,反風滅火;龔遂守渤海,賣劍買牛;皆由德政可稱,是以名攸著。
 
武秩
 
韓柳歐蘇,固文人之最著;起頗牧,更武將之多才。
老子,腹中數萬甲兵;西楚霸王,江東八千子弟。孫武吳起,方略堪誇;司馬尉繚,機權莫測。
尚父六韜,有文武龍虎豹犬之別;石公三略,有上略中略下略之分。
蒐、苗、獮、狩,四時以簡車徒;虎、貔、熊、羆,三軍以張威武。
開府元戎,即都督總兵之號;參戎都閫,即參將都司之稱。遊擊守備,有遊戎撫之名;守禦把總,有千侯百宰之譽。
以車相向曰轅門,顯揭戰功曰露布,刻日交鋒曰對壘,議和釋怨曰行成。戰勝班師曰凱旋;戰敗奔走曰追北;爲君洩憤曰敵愾;爲國紓難曰勤王。
獨立大樹下,馮將軍不炫戰功;勞軍細柳營,漢文帝方知將略。
庸王侈言兵衆,投鞭可以斷流;英流自薦才奇,處囊便當脫穎。
國士無雙,受辱於胯下;孺子可教,進履於圯橋。
隠跡爲牧豕奴,卒膺長平之秩;降身爲屠狗輩,竟舞陽之封。
求士莫求全,毋以二卵捐勇將;用人如用木,勿以寸朽棄良材。
總之君子之身,可大可小;丈夫之志,能屈能伸。甯學淮陰之將兵,多多益善;毋爲平原之從者,碌碌無奇。
自古英雄,難以枚舉;欲知兵略,須諳韜鈐。
 
父子
 
何謂五倫?君臣,父子,夫婦,昆弟,朋友;何謂九族?高,曾,祖考,兄弟,子,孫,曾,玄。
始祖尊爲鼻祖,遠孫號曰耳孫;父子相繼,肯構肯堂;作述俱賢,是橋是梓。
祖稱王父,父曰嚴君。父母康寧,比椿萱之並茂;子孫發達,似蘭玉之聯芳。
不癡不聾,不作阿家翁;得親順親,方可爲人子。
孝養祖母,李密陳情;尊奉家公,侯霸垂訓。蓋前愆,名爲幹蠱;育義子,乃曰螟蛉。
生子當如孫仲謀,曹公歎美之語;生子須如李亞子,梁主羡慕之詞。
菽子承歡,貧士養親之樂;義方立教,賢父愛子之心。紹我箕裘,克昌厥後;纘戎祖考,無忝所生。      
具慶下,表父母俱存;重慶下,謂祖孫相繼。詒厥孫謀,乃稱燕翼;繩其祖武,是謂象賢。
家有子,慶麟趾之呈祥;室有佳兒,羨鳳毛之濟美。王右軍分甘自娛,郭汾陽問安惟頷。
和丸教子,仲郢母賢;戲彩娛親,老萊子孝。毛義捧檄而喜,感親之在;伯俞被笞而泣,痛母之衰。
慈母望子,倚門倚閭;游子思親,陟岵陟屺。家督斯堪主器,門子乃能克家。
父期其子曰充閭,子勝其父曰跨竈;寧馨英物,無非羨彼之兒;國器掌珠,悉是譽人之子。
可愛者子孫之多,若螽斯之揖揖;堪誇者似續之盛,如瓜瓞之綿綿。
 
兄弟
 
天下無不是底父母,世間最難得者兄弟。須貽同氣之光,無傷一本之誼。
玉昆金友,羨兄弟之俱賢;伯壎仲箎,喻聲氣之相應。
兄弟既翕,花蕚相輝;孟季齊芳,棣華競秀。
患難相顧,似鶺鴒之在原;手足分離,如雁行之折翼。
元方季方俱盛德,難兄難弟;景文元憲共登科,大宋小宋。
潁川八龍著譽;河東三鳳馳名。
賈門三虎,偉節獨優;馬氏五常,白眉爲最。
八元八愷,希世之才;雙璧雙珠,曠代之勝。
征東破斧,周公大義滅親;遇賊爭先,趙孝輕生代弟。
煮豆燃萁,諷其相害;粟尺布,譏其不容。
變起鬩墻,尚堪禦侮;天生羽翼,自是同仇。
家製被以同眠,宋帝灼艾以分痛。
田氏分財,忽悴庭前之樹;孤竹讓國,共甘首陽之薇。
雖曰不如友生,亦莫如兄弟。
至於世父諸父,皆伯叔之稱;若夫猶子從子,乃諸姪之謂。
家有名士,王濟諱言叔癡;阿大中郎,道韞雅推叔美。
名以惡,王猛知孫之非常;譽以龍文,楊昱誇弟之特異。
烏衣郎稱王謝之子弟,千里駒羨苻朗爲可兒。
竹林杯酒,阮家叔姪之狂;玉樹芝蘭,謝氏門庭之盛。
存姪棄子,悲伯道之無後;事叔如父,羨仲郢之居官。
盧邁無兒,以姪主身之後;張範遇賊,以子代姪而生。
百犬同牢,陳氏義門獨著;九族均賚,范公高誼無倫。
非遵象山之三聽,焉能亢宗;必師公藝之百忍,斯堪裕後。
 
夫婦
 
孤陰則不生,獨陽則不長,陰陽和而後雨澤降;男以女爲室,女以男爲家,夫婦和而後家道成。夫謂妻,曰內子,曰細君;妻稱夫,曰丈夫,曰良人。
受室自言娶妻,納寵謂人買妾。賀人成婚曰諧伉儷,稱人納妾曰如夫人。
結髮係是初婚,續絃乃爲再娶。婦人重婚曰再醮,男子無偶曰鰥居。
如鼓瑟琴,好合之謂;琴瑟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