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碩士後研究札記
關於部落格
學海無涯,密網仍隙,特闢聯絡信箱 chensanli@gmail.com,歡迎學界惠賜意見給予指導建議,使學友彼此之間得以有機會促進智慧學識互惠交流。
  • 453848

    累積人氣

  • 9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走過滄桑的笑顏: 第一出版社與柯旗化遺孀柯蔡阿李的故事

走過滄桑的笑顏: 第一出版社與柯旗化遺孀柯蔡阿李的故事

訊息來源: 高雄電子期刊入口網站-高雄畫刊
http://epublication.kcg.gov.tw/pictorial_short_content.asp?EPKey=845

●走過滄桑的笑顏 第一出版社與柯旗化遺孀柯蔡阿李的故事 
 
◎文/艾瑪     ◎攝影/沈昱嘉、第一出版社提供

一本《新英文法》,嘉惠了台灣的莘莘學子,也養活一個政治受難者的家庭。作者柯旗化,一個對政治不感興趣的英文老師,卻被扭曲成政治思想犯而二次入獄,因白色恐怖前後坐了17年的政治黑牢。身為政治犯的妻子「柯蔡阿李」,有著台灣女性的堅強與執著,母代父職的培育著三名子女,堅韌不拔的經營著「第一出版社」,用耐心與愛等待著摯愛回來...。而今,子女們成家立業,隨著柯家第三代的出生,台灣人權的時程也進入了另一個新生。

第一傳奇  成就百萬學子夢
1958年成立的「第一出版社」,出版了國高中生人手一書的《新英文法》,許多老師列為指定教材,學子們將之視為英文聖經。暢銷的《新英文法》是作者柯旗化花費許久時間,參考了近100多本書的嘔心瀝血之作,目前已經出到第141版,總銷售額早已突破200萬本。「第一出版社」不打廣告、不做促銷,只憑著優質的內容還是生存了半世紀,同期的出版社只剩下她,目前在八德二路上的社址已被列為歷史建物。「第一傳奇」,不只有這樣,一本《新英文法》,讓一個政治犯家庭在戒嚴時期度過了漫長的寒冬。

十五年的等待  家庭精神更凝聚
白色恐怖時期,常有寧願錯殺一百的抓錯人事件。在婚前柯旗化曾莫名入獄二年,後被無罪釋放。柯蔡阿李認為「柯老師是個品格高尚的人,又非常有學問的紳士。既然是無罪感化,就不是壞人。」柯旗化在其《台灣監獄島》一書中形容:「她是外向的,喜歡讀書和音樂,意志堅定可靠。」互相欣賞的二人共組家庭彼此扶持。

1961年,柯旗化與柯蔡阿李婚後的第五年,柯旗化再次以政治犯身分而入獄。柯媽媽因而病倒,三名幼兒嗷嗷待哺,最小的幼兒也才不過十個月大,當初反對的母親卻是柯蔡阿李面對困境時的最佳支柱,母親毫無怨言與責備的幫忙她養育幼子,親友們也伸出援手給予關懷,這些點滴的愛也凝聚了一家人的感情。

「新英文法」撐持一家生計
對於爸爸長年不在家,柯媽媽只能以善意的謊言「爸爸在美國工作」瞞著孩子。在小學教書的她,有天下課回到家,看見就讀小一的么子,一個人躲在三樓暗處角落哭,「媽媽,我覺得我好像孤兒一樣,回家都找不到爸媽!」幼兒令人聞之鼻酸的一句話,讓柯媽媽毅然決定辭職,從此一家大小生活開銷全賴「第一出版社」的暢銷書《新英文法》。

當時柯媽媽在精神與體力的折磨下瘦到只剩38公斤,時常擔心著在獄中的丈夫,又要忙著出版社的業務,還好兒女們從來不用她擔心。等待著12年有期徒刑的丈夫,漫長的歲月被她形容成像是爬山:「前6年好比上坡比較難熬,後6年下坡了,心情就一天比一天輕鬆了。」但是,等了12年應該出獄的柯旗化卻又被送感訓隊,感訓如同無期徒刑,何時能出獄不得而知。在感訓期間,柯媽媽寫信給當時行政院長蔣經國,也到了警備總部請求釋放,種種的努力,最後終於換來在1976年柯旗化的出獄。

走過幽谷  人生七十才開始
那段等待的日子如同行走在陰暗的幽谷,只有親友們的幫助與兒女的貼心能投射進一絲溫暖的陽光。年過七十的柯媽媽,現在天天笑容滿面,每天行程滿檔,除了還是忙著出版社業務,更有許多聚會或是老友來訪,雖忙碌卻很開心。她的精神與意志都很飽滿,完全不輸年輕人,許多人都說現在的柯媽媽,比當年「黑乾瘦」的她漂亮許多。「孩子們都很孝順我,他們手足之間感情很好,小孫子也好可愛。」家庭的和樂與圓滿更是讓她內心喜樂,常懷著感恩的心說:「上帝其實很疼我,派了很多天使幫助我。」柯媽媽以一名女子之力撐過了政治的寒冬,也見證了台灣人權的發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