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碩士後研究札記
關於部落格
學海無涯,密網仍隙,特闢聯絡信箱 chensanli@gmail.com,歡迎學界惠賜意見給予指導建議,使學友彼此之間得以有機會促進智慧學識互惠交流。
  • 456149

    累積人氣

  • 57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勵志] 郝譽翔的單親成長路:在千瘡百孔中,看到人生美好

[勵志] 郝譽翔的單親成長路:在千瘡百孔中,看到人生美好

訊息來源: 許芳菊採訪整理,<郝譽翔的單親成長路:在千瘡百孔中,看到人生美好>,《親子天下》第8期,2009年10月號,頁84-88。
http://baihuacanada.multiply.com/journal/item/17673/17673

「美女作家」是許多人對郝譽翔的形容,她的才華、她的氣質,始終引人好奇。走進嘉義中正大學校園裏,記者好奇問她,為何從花蓮東華大學轉嘉義教書。此時,才得知她已在去年結婚,為了方便與在台南工作的夫婿相聚,才把教書工作轉移到中正大學。帶著羞怯甜美的笑容,郝譽翔說:「我們很低調,沒有請客。」

結婚對她來說,不是個容易的決定。
出生不到幾個月,父母親就離異,年幼的郝譽翔沒有察覺自己和別人有甚麼不同,直到年紀漸長才逐漸發現,這破碎的家庭關係,帶給她沉重的生命負擔與人格上的負面影響。
訪談中,她曾幾哽咽,眼框泛紅,她說她花好長一段時間說服自己,「有些東西別人好像是理所當然擁有的,譬如說爸媽的愛、照顧,可是這些東西,你沒有就是沒有!」
她的生命曾經歷了一段灰色時期,作品悲哀到連自己都感到害怕。然而終究,她學會正面思考,把生命中的千瘡百孔,化做一次次珍貴的經驗,滋養了她的文學創作,讓她成為一個更懂得關懷的老師,也更懂得珍惜自己的婚姻。

坐在嘉義中正大學的研究室裏,郝譽翔談著自己不一樣的父母、不一樣的成長經歷,有點幽默、有點憂傷,卻是那麼的真實,讓人低迴不已……

1問:你幾個月大的時候,父母就離婚了,你覺得在這樣的情況下成長,對你有甚麼樣的影響?
郝:因為我一出生就沒有爸爸,所以小時候沒有感覺這有甚麼不對。我小學的時候,我爸爸會在週末的時候回來,帶我去玩。可是等到我國一的時候就沒有了。我是在二十歲之後,對人事有比較多的了解、接觸後,才慢慢發覺這樣的家庭其實滿辛苦,不太容易,而且對人格造成影響。我發現一個有父母的小孩,比較有自信。我不是一個很有自信的人,我常常不覺得人家喜歡我、欣賞我是理所當然的。這樣我比較自卑,沒有信心,比較不安、缺乏安全感。

2問:從小到大,你有試著去問過父母為甚麼要離婚嗎?
郝:對一個小孩來講,尤其在二十幾歲之前,你就是接受這個事實。因為事情就是這個樣子,你連問都不必問。我沒有問過他們為甚麼要離婚。他們會講一些離婚的理由,可是兩個人講的都不一樣。我媽媽會說因為我爸爸看上別的女人。我爸爸就會說我媽媽很愛錢,他很受委屈。我媽媽常會複述他們離婚的那一幕,他們在法官面前,法官問我爸爸:「四個孩子你要不要?」我爸就說:「我帶著四個小孩,還有那個女人要嫁我?」我們小時後都把它當做笑話聽。
他們倆講的離婚理由都不一樣,但我們都不會把它當真。
我們不會去追究,也知道不會問出個所以然來,而且也不重要。因為事實是,我爸爸去過他自己的生活,我媽媽帶著我們四個孩子。我爸爸沒給過我們一毛錢。

3問:所以你們都會站在媽媽這一邊嗎?
郝:這很微妙。我們都跟著媽媽長大,可是也正因跟著她長大,所以你很清楚她性格中的很多缺點。譬如,我覺得我媽媽確實很愛錢,把金錢看得很重,這造成我們很大的壓力。我們姊妹們都曾經因為金錢的關係很怨恨她,所以我們跟媽媽的關係反而很激烈、很衝突。
反而是我爸爸,我們覺得他好浪漫。他是一個自由自在的人,錢一到手就花掉。他會去買勞力士手錶,來看我們的時候會去買最好的荔枝、水果。
我覺得我爸活的自由自在,他享受了他的人生。甚至我們會覺得他的個性滿真的,他愛一個人,就會去追。他不要了,就把她丟掉。
這真是一個單親家庭裏小孩比較複雜的心情,因為他只能認識到父母親裏面的其中一個。

4問:這樣的成長過程,你覺得最大的遺憾是甚麼?
郝:最大的遺憾,就是正常家庭小孩理所當然擁有的東西、我卻從來沒有得到過。我媽媽因為要養家,很辛苦,所以她也沒辦法要顧到小孩。也因此一個媽媽應有的,我媽媽也沒有。比如我媽媽根本不會煮飯,所以都是我在煮飯。我二十幾歲的時候,有一段時期想法很負面。我認識一個男孩子,他們家就是典型的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媽媽又很賢慧的模範家庭。他知道我家庭的狀況時,說他沒辦法接受這麼混亂的家庭,我才逐漸感覺到,原來我跟別人不一樣。所以那個階段我比較灰色。

5問:後來你有改變嗎?
郝:我花了好長一段時間說服自己。有些東西別人好像是理所當然擁有的,譬如說爸媽的愛、照顧,可是這些東西,你沒有就是沒有!你再去抱怨,或再去問為甚麼別人可以這樣,我就不行?別人可以撒嬌,或做很多他想做的事,這些在我身上都不成立。如果我想要有這些,我要自己爭取。
剛開始,我有些埋怨……後來我學會比較正向思考。包括寫作,有個長輩就問我:「郝譽翔,你為甚麼要寫這麼悲哀的東西?」我那時候正在寫下一本書,更悲哀,我心想,怎麼辦?
我後來就想,我一直把一些很悲觀的東西放在自己身上,這樣對嗎?我是不是故意去加重它?所以我覺得我應該正向思考。
要學習正向思考,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我開始思考,那些我很羨慕的人,他們身上有那些是他們沒有的,卻可能是我有的。譬如說,獨立吧,我是一個很獨立的人;還有對金錢的觀念。因為我們小時候就不是生活在一個予求予取的環境,所以在金錢上必須自己負責。這培養了我獨立自主的能力,我要相信自己這些比較好的方面。
我後來也學習去感激我的爸媽,他們給我很大的空間,有點像野孩子一樣。
我記得最清楚的是,我爸爸在1990年回山東老家,那時我很好奇,就跟著去。我從來沒那麼長時間跟爸爸相處過。他老家在鄉下,結果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把我一個人丟在那裏,自己跑去青島了。我一個人在鄉下,老家的人也都傻眼了,我想我爸爸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後來,我就帶著農村的小表妹跑去青島,一家一家旅館找,真的找到我爸爸。他看到我,說如果我真的很無聊的話,他給我錢,我可以自己去玩。他真的給我一大筆錢,我就帶著我小表妹在山東玩了一個多月。
我那時很氣很氣,他怎麼可以一點都不擔心。他不會讓你感到父親的慈愛,他從來沒有那一面。
可是後來才發現,他給我很大的空間,讓我自己這樣去亂闖。我後來很喜歡自助旅行,就是從這時候開始的。自己拿地圖,自己去闖。

6問:感覺上,你很羨慕爸爸這麼浪漫,可是又被訓練成有點像媽媽這樣務實?
郝:如果就社會的定義來講,我的爸媽都是失敗的人。我爸爸不是一個好爸爸,事業也不成功,錢都花光光。我媽媽也不是一個好的家庭主婦。或許正因為他們是失敗者,所以可以從他們身上學到一些。我在我媽媽身上看到,我一定要忠於自己,不要做金錢的奴隸。我覺得我媽媽有點不認命,我覺得人認命很重要。
從我爸身上看,我爸好像一輩子都很快樂,有錢就花,可是我爸爸在晚年時,一直告訴我,他最渴望有一個家。我覺得這很反諷,很荒謬。你最渴望一個家,可是你的所做所為都跟你的渴望相反。
所以我很重視家庭,就是這樣。孤單一個人當然也不錯,可是一輩子的孤單,滿可怕的。人最終還是要有人作伴,可是那東西必須好好經營。
對我來講,結婚或家庭,是一件很嚴肅的事情,不是兒戲。我覺得我經不起婚姻失敗的壓力、打擊。我會花很多時間經營家庭,其它的事情擺在後面,這是我的價值觀。一個人再怎麼成功,如果他的家庭失敗了,他的人生就是失敗的,他就不快樂。

7問:就你的經驗來講,父母離婚對孩子最大的傷害是甚麼?
郝:最大的傷害就是他的價值觀必須自己重新建立起來。他不像一般的小孩,有一套傳承,爸媽會告訴你甚麼是對的、甚麼是錯的。他們會做示範,所以你有一套價值觀的傳承。可是對於一個單親家庭的小孩,只有一個爸爸或媽媽都不夠,而且要身兼父職或母職,最多只剩
半個或幾乎沒有,所以很多價值觀,孩子必須自己重新建立起來。這個過程滿辛苦的,尤其對一個小孩而言。就這樣糊里糊塗長大,但
我的價值觀走向一個比較正面的發展。

8問:是甚麼力量讓你不至於偏離?
郝:運氣!這裡面有太多運氣的成分,是一種冥冥之中的力量。這讓我更珍惜,竟然沒有在那個關頭被拉走了,現在回想起來覺得好險!

9問:你寫過幾篇關於父親和母親的文章,書寫會帶給你療傷的作用嗎?
郝:對。我要去書寫,其實是因為我不明白我爸為何不要我?為甚麼我爸可以這麼自私?我想要去了解他。透過書寫的過程,把這些疑問跟情緒想得更清楚,好像在找一個答案。
書寫就像幫你解決掉那個困惑,你好像就可以放下來了。我必須拉開一個距離,把他想像成一個文學中的人物。你會發現這個人還滿有
趣的、滿有個性的、是滿特別的人,他變成文學中的主角很棒,放在實際生活裏,你卻是受害者。
我用這樣的方式去理解他,讓自己比較正面思考。假定不是他的話,我對人的想像會非常制式化,他讓我看到很不一樣的人。
我不太寫我媽媽,因為她分每秒都還跟我連在一起。

10問:你剛才說自己的作品比較灰色,你會希望未來的作品變得比較光明、正面嗎?
郝:對。因為我覺得人生還是需要比較正面的東西。
 我從來不是一個樂觀的人,也不太相信美滿家庭。我覺得人生就是千瘡百孔,但問題是,你要怎樣看待它。所以我很希望,我的作品,
不要說帶給別人甚麼,但至少讓自己在這作品中,也能感受到有一種可以在千瘡百孔中看到人生美好的感覺。這些經驗都是值得的,而且都是寶貴的。或許這樣子,才是人應該有的態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