碩士後研究札記

關於部落格
學海無涯,密網仍隙,特闢聯絡信箱 chensanli@gmail.com,歡迎學界惠賜意見給予指導建議,使學友彼此之間得以有機會促進智慧學識互惠交流。
  • 427828

    累積人氣

  • 8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詩經·鄘風·載馳》譯注

  轉引自: 
http://blog.xuite.net/tmf938/twblog/164461278

《詩經·鄘風·載馳》譯注

題解: 許穆夫人念故國覆亡,不能往救,赴漕弔唁,並陳立國大計,到漕邑為許大夫所阻,因賦詩以言志。
             
載馳載驅1
歸唁衛侯2
驅馬悠悠3
言至於漕4
大夫跋涉5
我心則憂。



既不我嘉6
不能旋反。
視而不臧7
我思不遠8
既不我嘉,
不能旋濟9
視而不臧,
我思不閟10





陟彼阿丘,11
言采其蝱11
女子善懷12
亦各有行13
許人尤之14
眾樨且狂15




我行其野,
芃芃其麥16
控於大邦17
誰因誰極18



大夫君子,
無我有尤。19
百爾所思,
不如我所之。20
快馬加鞭趕路,
回去弔唁衛侯。
揮鞭趕馬路途遙遠,
到達了漕邑。
大夫跋山涉水來勸阻
令我心憂傷。



即便認為我不對,
我也不能馬上回頭。
比起你們沒有好主意,
我的思慮豈不更遠?
即便不贊同我,
我也不能馬上停步。
比起你們沒有好法子,
我的思慮豈不周詳?



登上那山岡,
採摘貝母來治憂鬱。
女子多愁善感,
也各有其道理。
許國人民責難我,
眾人狂妄又稚愚。





我走在田野上,
麥田長得多茂盛。
我要向大國控訴,
誰能依靠誰能來救?



許 國大夫 君子們,
不要再反對我了。
你們考慮上百次,
不如我起身立行。
1.:語助詞。馳、驅:孔疏"走馬謂之馳,策馬謂之驅"
2.(音厭):向死者家屬表示慰問,此處不僅是哀悼衛侯,還有憑弔宗國危亡之意。毛傳:"吊失國曰唁。"衛侯:指作者之兄已死的衛戴公申。
3.悠悠:遠貌。
4.:地名,毛傳",衛東邑"。言︰助詞,無義。
5.大夫:指許國趕來阻止許穆夫人去衛的許臣。
6.:認為好,贊許。
7.:表示比較;看。臧:,善。
8.:憂思。遠:擺脫。
9.:止。
10.(音必):"",閉塞不通。
11.:語助詞。阿丘:有一邊偏高的山丘。蝱(mang):貝母草。采蝱治病,喻設法救國。
12.:懷戀。善懷,多憂思也。
13.:指道理、準則,一說道路。
14.許人:許國的人們。尤:責怪。
15.:"眾人"""。樨:幼稚。
16.(péng):草茂盛貌。
17.:往告,赴告。
18.:親也,依靠。極:,指來援者的到達。
19.有同又
20.:,指行動。
 
《賞析ㄧ》
讀《載馳》——兼談我國文學史上第一位女詩人 許穆 夫人  在中國文學史上, 許穆 夫人堪稱第一位名著於冊的女詩人了。《載馳》,就是她寫下的一篇充滿愛國激情的不朽詩章。
   許穆 夫人是衛宣姜的女兒, 許國國 君穆公的妻子,故稱 許穆 夫人。衛懿公不理朝政,獨好養鶴,甚至荒唐地讓鶴乘坐大夫方可乘坐的軒車。西元前660年,狄人伐衛,將戰,國人受甲者皆曰:使鶴!鶴實有祿位,余焉能戰!’”其人心之離散於此可見。狄人大敗衛師於滎澤,殺衛懿公。宋桓公連夜率師將衛敗亡之眾五千人接過黃河,居於漕邑,立衛懿公之子 戴公為 君。第二年,戴公死,文公即位。他的同母姊妹 許穆 夫人,在祖國風雨飄搖的危亡時刻,不 顧許國 君臣的阻撓,毅然返衛,弔唁 衛 君,並向同情衛國的大邦呼籲救援。齊桓公因此派公子無虧帥車三百乘、甲士三千人,説明衛人防守漕邑。以後,又聯合諸侯遷衛都于楚丘,使衛國得以滅而復存。《載馳》一詩,即作於 許穆 夫人返回漕邑弔唁衛文公期間。這首悲憤動人的愛國主義詩作,在當時就被廣為傳誦,並收入了詩經《鄘風》。西漢末年,劉向編《古列女傳》,又專為 許穆 夫人立傳,盛推其慈惠而遠識
  《載馳》以載馳載驅,歸唁衛侯發端,一開頭就把讀者帶入了那個戰禍頻仍的動盪時代。載,語助詞,這裏可釋為。馳,策馬急驅之意。一輛馬車急馳而來,道路上塵土飛揚,焦灼加鞭的女詩人,就在一片馬嘶車鳴聲中上場了。她為什麼行色匆匆、迫不及待?歸唁衛侯一句點明了事情的原委:祖國遭受了禍難,她是要去弔唁自己的兄長衛文公呵!驅馬悠悠,言至於漕,悠悠,既指道路之遙遠,亦透露出女詩人心中那悲慟、憂思之深長。言,我。漕,即衛文公所居之地漕邑。車馬在大道上急馳,路途竟這樣漫長!終於,漕邑已隱隱在望。此刻,女詩人心中該何等激動!短短四句,不僅敍事明白,情景如畫,而且迫促、跳蕩,富於節奏感。讀者不僅能聽到馬蹄翻飛、車輪滾滾之音,而且還能感受到女詩人那激動不安的脈搏和心跳。但是,事情陡然起了變化:大夫跋涉,我心則憂許國大夫跋山涉水,趕來傳達君命,不准 許穆 夫人返回衛國!亡國的悲傷本已充塞女詩人的心胸,而今又遭到 許國 君臣的阻撓,她怎能不在悲痛之中,又生出不能壓抑的憂憤呢?詩歌由此轉入第二章。
既不我嘉,不能旋反。視爾不臧,我思不遠。既不我嘉,不能旋濟。視爾不臧,我思不閟。
  這一章是 許穆 夫人對於大夫阻撓的義正辭嚴的回答。嘉,許可。旋,回頭轉身之意。視,顯示。臧,即藏,隱藏。閟,即閉,停止之意。 許國 君臣全都反對女詩人返衛,怎麼辦?倘若堅持返衛,則有違犯君命之罪;倘若轉身回許,又置危亡中的祖國於何地?女詩人激烈地鬥爭著,思索著。強烈的愛國之情,使 許穆 夫人堅定了返衛的決心,她迅速作出了抉擇:即使你們都不贊同,我也不能回車返許!讓我毫不隱瞞地告訴你們吧,我的心思是不能遠離祖國的!即使你們都不贊同,我也不能回車渡河。我要明確無疑地告訴你們,我對祖國的思念是不能阻止的!這一章在抒情中引入了人物語言,變成了面對面的回答。詩人運用排比句式,四句一頓,鋪排而下,將自己內心鬥爭的結果,山洪爆發般地推湧而出,勢不可擋。而既不……不能二句,在語氣轉折之中,更把女詩人那不 屈于 君命、非返衛不可的決心,表述得斬釘截鐵。視爾我思,鮮明地再現了 許穆 夫人與許國大夫面對面鬥爭的情景。
  詩歌進入第三章,受阻的車馬又奔馳起來, 許穆 夫人拋下許國大夫揚長而去。經過上述一場激烈衝突,女詩人的內心能安定嗎?當然不能。陟彼阿丘,言采其芒二句就透露了這一點。陟,登。阿丘,偏高的山丘。蝱,即莔的假借,指貝母,據說可治鬱悶之症。祖國的危亡,使女詩人焦慮; 許國 君臣的阻撓,則又增添了許多憤懣。她恨不能登上高高的山丘,采來貝母治療自己的鬱悶。但在急速的行車途中, 許穆 夫人自然不會真正實行。因此,陟彼阿丘兩句,不過是借助於比興,來表現詩人胸中郁塞的苦悶之沉重罷了。是不是因為她是女子,所以特別多愁善感呢?不——“女子善懷,亦各有行。許人尤之,眾稺且狂,詩人明確指出:婦女的愛動感情,是各有各的道理的。而她之所以郁憤難平,則完全是 許國 君臣的阻撓引起的。他們居然把自己的愛國舉動視為過錯而加以責備,真是一批不明大義的幼稚狂妄之徒!如果說,在第二章中,女詩人對許國大夫還只是義正辭嚴地剖明心跡的話,那麼,在這一章,滿腔的憤懣,終於使女詩人發出了激越的斥責之音。全詩的情緒由此被推向了高潮。
我行其野,芃芃其麥。控於大邦,誰因誰極。大夫君子,無我有尤。百爾所思,不如我所之!
  這是《載馳》的最後一章。車馬終於進入了衛國的原野。女詩人那因為憤懣而繃得緊緊的心弦,至此漸漸鬆弛了下來。我行其野兩句,以舒緩的節奏,清新的畫面,傳達出女詩人心情的欣喜和歡快。日夜牽掛的祖國到了,撲入眼簾的是那樣綠意蔥蘢的麥田!深切的祖國之愛,蕩漾在女詩人胸中。我們可以想見,此刻,她該是怎樣熱淚滾滾、不能自己呵!一個大膽的計畫,在她心中萌發,她抹去淚水,終於決定:我要去向大國陳述,取得它們的援助。誰親近衛國,就到誰那裏去!這樣做,豈不又要被 許國 君臣視為罪過?我們的女詩人大聲呼告:許國的大夫君子呵,再不要以為我有什麼過錯!你們一百個人所考慮的,也比不上我所選擇的這一正確道路!如此自信的話語,正表現出 許穆 夫人識見的深遠。大夫君子四句,運用呼告手法,語言鏗鏘,堅定有力,具有強烈的感染力。這是一位愛國婦女發自內心的熱切呼聲,這是決心將自己祖國從危亡中挽救出來的不可動搖的誓言呵!許國成百的乘軒大夫,在姻親之邦衛國遭受危難之際,只能畏首畏尾、束手坐觀;而在巾幗之中,卻發出了如此不同凡響的聲音,真可以振聾發聵,令鬚眉為之側目!難怪 許穆 夫人賦《載馳》,東方霸主齊桓公即遣公子無虧帥師出援衛國(見《左傳·閔公二年》)。他是不是也被這位女詩人深切的愛國之情打動了呢?
  為一首政治抒情詩,《載馳》寫得如此動人心魄,不僅在於它抒發的感情之真摯,而且也得力 于許穆 夫人那高超的藝術表現技巧。詩人選取了歸國弔唁這一重要題材,巧妙地將自己安排在驅馬返衛途中,通過與許國大夫衝突的情景描述,來展開自己強烈感情的抒發,使這首抒情詩有了特定的場景和情節內容。許國大夫無理阻撓的矛盾衝突,雖只出現在一、二章;但是它所激起的感情波瀾,卻洶湧澎湃于全詩。正象一塊巨石,投進了本來就不平靜的河水。女詩人胸中那無可言傳的悲哀、憤懣和對祖國命運的關切之情,因此得到了淋漓盡致的表現。而女主人公的遠見卓識、與祖國共命運的愛國深情、不達目的決不甘休的剛強性格,正是在與 許國 君臣鼠目寸光、橫蠻狂妄、自私懦弱的對照之中,愈加鮮明地凸現了出來。在寫法上,女詩人為適應自己在驅馬返國、無端受阻和衝破阻撓、進入祖國原野時感情上的張弛、起伏,不斷地改換句式。或低吟,或陳述;或慨歎,或斥責;舒緩的抒情,突而又化作熱切的呼告;中間還時時交替運用散句和排句。這就使全詩象潮水一樣,呈現出種種鼓漲、飛卷、澎湃、跌宕的氣勢,一陣又一陣地衝擊著讀者的心弦。讀著這首詩,人們不能不與女詩人一起,為祖國的危難而焦慮,為無端受阻而憤慨,為衝破阻撓而歡欣,為確定救國之計而充滿希望。 
---------------------------------
  許穆夫人究竟有沒有到達漕邑?據《毛序》所說,似乎未能到達。但王先謙《詩三家義集疏》則以為她已回到漕邑。從詩中驅馬悠悠,言至於漕看來,王說似較切合。筆者對詩義的詮釋,即根據王說(《左傳》所記與王說亦暗合)。潘嘯龍
【賞析二】
據《左傳·閔公二年(660)》記載:冬十二月,狄人伐衛,衛懿公好鶴,鶴有乘軒者,將戰,國人受甲者,皆曰使鶴……及狄人戰於滎澤,衛師敗績。當衛國被狄人佔領以後, 許穆 夫人心急如焚,星夜兼程趕到曹邑,弔唁祖國的危亡,寫下了這首《載馳》。
   許穆 夫人名義上是衛宣公與宣姜的女兒,事實上乃衛宣公之子公子頑與宣姜私通所生。她有兩個哥哥:戴公和文公;兩個姐姐:齊子 和宋桓 夫人。據前人考證,她約生於周莊王七年、衛惠公十年(690)左右,卒于周惠王二十一年、衛文公四年(656),大約活了三十四歲。年方及笄,當許穆公與齊桓公慕名向她求婚時,她便以祖國為念。漢劉向《列女傳·仁智篇》云:初,許求之,齊亦求之。懿公將與許,女因其傅母而言曰:‘……今者許小而遠,齊大而近。若今之世,強者為雄。如使邊境有寇戎之事,惟是四方之故,赴告大國,妾在,不猶愈乎?’……衛侯不聽,而嫁之于許。由此可見,她在擇偶問題上曾考慮將來如何報效祖國。她嫁給許穆公十年左右,衛國果然被狄人所滅。不久,她的姐夫宋桓公迎接衛國的難民渡過黃河,計男女七百三十人,加上共、滕兩個別邑的人民共五千人,立戴公于曹邑。戴公即位一月而死,夫人閔衛之亡,馳驅而歸,將以唁衛侯於漕邑,未至,而許之大夫有奔走跋涉而來者,夫人知其必將以不可歸之義來告,……乃作此詩以自言其意”(《詩集傳》)。據我行其野,芃芃其麥二句,詩當作于衛文西元年(659)春暮。
   許穆 夫人是中國文學史上第一位女詩人,也是世界文學史上第一位女詩人。據清魏源《詩古微》考證,除本篇外尚有《泉水》、《竹竿》二詩也為其所作,其中尤以《載馳》思想性最強,它在強烈的矛盾衝突中表現了深厚的愛國主義思想。全詩分為四章,不像《桃夭》、《相鼠》等篇每章句數、字數甚至連意思也基本相似,而是每多變化,思想感情也複雜得多。之所以如此,是因為作者的敍事抒情是從現實生活出發,從現實所引起的內心矛盾出發。故詩歌的形式隨著內容的發展而發展,形成不同的語言和不同的節奏。
  詩的第一章,交代本事。當詩人聽到衛國滅亡、衛侯逝世的凶訊後。立即快馬加鞭,奔赴漕邑,向兄長的家屬表示慰問。可是目的地未到,她的丈夫許穆公便派遣大夫跋山涉水,兼程而至,勸她馬上停止前進。處此境地,她內心極為憂傷。這一章先刻畫了詩人策馬賓士、英姿颯爽的形象,繼而在許國大夫的追蹤中展開了劇烈的矛盾衝突。如果我們有看過京劇《蕭何月下追韓信》的經驗,便不難想像此刻的情景。
  現實的衝突引起內心的衝突,經過以上的鋪敍,第二章便開始寫詩人內心的矛盾。此時詩中出現兩個主要人物:爾,指許國大夫;我, 許穆 夫人自指。一邊是許國大夫勸她回去,一邊是 許穆 夫人堅持赴衛,可見矛盾之激烈。朱熹《詩集傳》釋此章云:言大夫既至,而果不以我歸為善,則我亦不能旋反而濟,以至於衛矣。雖視爾不以我為善,然我之所思終不能自已也。按詩意理解,應有兩層意思:前四句為一層,是說你既待我不友好,我就不能返回許國,比起你這般沒良心來,我對宗國總是念念不忘的;後四句為第二層,是說你既待我不友好,我就不能渡過黃河到衛國,比起你這般沒良心來,我的感情是不會輕易改變的。詩人正是處於這種前不能赴衛、後不能返許的境地之中,左右為難,十分矛盾。然而她的愛與憎卻表現得非常清楚:她愛的是娘家,是宗國;憎的是對她不予理解又不給支持的許國大夫及其幕後指揮者許穆公。
  第三章矛盾沒有前面那麼激烈,詩的節奏漸漸放慢,感情也漸漸緩和。朱熹分析此章云:又言以其既不適衛而思終不止也,故其在塗,或升高以舒憂想之情;或采蝱以療鬱結之疾。”(《詩集傳》)也就是說夫人被阻不能適衛,心頭憂思重重,路上一會兒登上高山以舒解愁悶,一會兒又採摘草藥貝母以治療抑鬱而成的心病。所謂女子善懷,亦各有行,是說她身為女子,雖多愁善感,但亦有她的做人準則——這準則就是關心生她養她的宗國。而許國人對她毫不理解,給予阻撓與責怪,這只能說明他們的愚昧、幼稚和狂妄。這一段寫得委婉深沉,曲折有致,仿佛讓人窺見她有一顆美好而痛苦的心靈。細細玩索,簡直催人淚下。
  第四 章寫 夫人歸途所思。此 時 夫人行邁遲遲,一路上考慮如何拯救祖國。我行其野,芃芃其麥,說明時值暮春,麥苗青青,長勢正旺。此刻詩人涉芃芃之麥,又自傷許國之小而力不能救,故思欲為之控告於大邦,而又未知其將何所因而何所至乎?”(《詩集傳》)所謂控於大邦,指向齊國報告狄人滅衛的情況,請求他們出兵,但詩人又想不出用什麼辦法才能達到目的。此處既寫了景,又寫了情,情景雙繪中似乎讓人看到詩人緩轡行進的形象。同第一章的策馬賓士相比,顯然表現了不同的節奏和不同的情緒。而這個不同完全是從生活出發的,蓋初來之時因始聞衛亡的消息,所以心急如焚,快馬加鞭,不暇四顧;而被許大夫阻撓之後,報國之志難酬,心情沉重,故而行動遲緩,眼看田野中的麥浪好似詩人起伏不定的心潮。詩筆至此,真要令人讚歎!
  最後四句,有的本子另作一章,不無道理,然依舊本,多與前四句並為一節,這樣似更為合理。這四句當是承前而言,謂夫人歸途中一邊想向齊國求救,求救不成,又對勸阻她的許大夫心懷憤懣。此處《詩集傳》釋云:大夫,即跋涉之大夫;君子,謂許國之眾人也。”“大夫君子,無以我為有過,雖爾所以處此百方,然不如使我得自盡其心之為愈也。照此解釋則與首章大夫跋涉,我心則憂,前後呼應。字面上雖是無我有尤,實質上應是她對許大夫不讓她適衛赴齊產生怨尤,正話反說,語氣委婉,體現了《詩經》溫柔敦厚之旨。末二句,表現了夫人的自信心,意為那些大夫君子縱有千條妙計,總不如我的救衛之策高明。我所之字,若作動詞解,便是往衛國或齊國去一趟的意思;也有訓為的,就是自指夫人的想法。不管哪一種解釋,都反映了 許穆 夫人是一個頗有主張的人,她的救國之志、愛國之心始終不渝。全詩至此戛然而止,但它卻留下無窮的詩意讓讀者去咀嚼回味,真是語盡而意不盡,令人一唱而三歎!(徐培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